明发集团再出事!六安项目一死一伤!停牌3年多地商业苟延残喘!
发布日期:2019-07-04 00:48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明发集团再出事!六安项目一死一伤!停牌3年,多地商业苟延残喘!明发路在何方?

  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消息显示,6月27日上午10时左右,金寨县新城区明发·阅山悦府工地发生砖胎膜挡墙倒塌,有人员被困。事故发生后,金寨县领导及相关部门立即赶赴现场组织救援。经核查,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伤,目前事故正在调查处理中。

  资料显示,明发·阅山悦府项目位于金寨县将军大道与金叶路交口处,开发商是明发集团安徽金寨城市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发金寨”),去年2月开盘,规划户数5000户,容积率1.88,预计交房时间为2021年6月。

  据悉,事发项目上月曾因夜间施工遭受处罚。金寨县环境保护局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明发金寨今年5月在未取得上级主管部门批准,未在金寨县环境保护局进行备案的情况下,擅自夜间施工。该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音污染防治法》第三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对明发金寨作出罚款人民币一万元的行政处罚。

  这也是明发集团旗下项目近两个月来的第二起事故。住建部信息显示,5月11日,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明发欧洲城9号楼发生高处坠落事故,死亡1人。根据明发集团官网信息,平凉明发欧洲城项目是由明发集团投资建设的集居住、商业、休闲、健身为一体的综合小区;项目总建筑面积26.54万平方米,包括22.29万平方米住宅和1.64万平方米商业。

  明发集团成立于1994年,是一家以城市运营为核心,以商业地产、住宅地产、酒店经营为支柱产业,并涉及工业、商贸、投资等多项领域的大型现代集团企业。

  企查查信息显示,明发金寨是明发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为香港上市公司明发集团董事局主席黄焕明。

  值得一提的是,明发集团停牌已有3年之久。2016年3月,明发集团审计师指出企业2015年财报数据中三笔财务证据不足,且存在关联交易等问题,引发监管部门关注,并即刻责令其停牌。联交所要求其对前核数师提出的问题进行调查、解决前核数师提出的关注事项、向市场发布公司的重要资料、刊发财务报告,只有满足上述四点要求,才有可能达成复牌条件。

  根据联交所《上市规则》,如果明发集团未能于今年7月31日前达成全部复牌条件并令联交所信纳而恢复股份买卖,则可能取消其上市资格。在5月31日发布的公告中明发集团表示,公司2016年-2018年财报预期于6月底前刊发。

  危机就在眼前,已经停牌三年之久的明发集团如果不能按要求补救并复牌,有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因业绩审计问题被港交所强制摘牌的内地房地产企业。

  据了解,自2002年开始,明发集团将战略转向商业地产,但转向并不成功。商铺空置率高,庞大的商业体上演“空城计”,成为多个城市明发商业广场的现状。

  同样情况在北京也有发生!从北京南六环与大厂高速交界处向南,不到1km便是北京大兴区北京明发商业广场。如今的北京大兴明发广场,只有两家店面在营业中,一家美发店位于商品房区内沿着小路走进去的店铺,店外玻璃上贴着美发字样的红色横幅,店内十分冷清,还有一家小超市在位于住宅区明发雅苑的门口。

  2011年,明发以115%溢价率、3.87亿元的代价在嘉定摘得两幅商办地块,其中原本规划为商业广场的c13-3地块工地内如今杂草丛生,两栋一高一矮的建筑已显现轮廓。大致可以看出稍矮的四层楼有商场的雏形,另一栋18层建筑也已结构封顶。

  据悉,该项目已停工近一年,至于停工原因,一位负责人直言表示是“没钱了!”此外,原本一块“工程概况”广告牌被特意摘下,藏在了橱窗的后方,而这块广告牌上显示的工程建设单位正是“明发集团上海实业有限公司”。

  C13-3地块内建筑虽疑似封顶,但建筑上仍有大量生锈的钢管支架,而工地内既没有堆放建材物资,也没有工人生活、生产的迹象,工地内的杂草已长有一米多高。种种迹象显示明发这栋商场大楼短期内没有重新开工的迹象。

  南京明发商业广场是明发集团在华东地区最大的商业地产项目,总面积超过42万平方米。

  因紧邻南京南站以及地铁1号线号线等概念,在销售之初曾有过“一铺难求”的盛况。

  然而,自2011年开业以来,位置、交通的利好并未给明发商业广场带来人流,而其却因空置率过高、业态杂乱而始终饱受诟病。

  二楼少见行人。三楼、四楼更是“人迹罕至”,只是偶尔能看到开着门的工作室。粗略估计,一楼的近620间铺面,开门营业的接近一半,而二楼开门营业的铺面不到3成,三楼、四楼则更少。

  偌大的广场内,公共设施也鲜有维护、修补的迹象:屋顶掉落的石膏板比比皆是,护栏上的部分玻璃也已破碎,部分墙面的石材也已破损,处处流露出“破败”景象。

  厦门明发商业广场这里曾被规划为厦门商业地标,集旅游、休闲、娱乐、购物为一体的一站式综合服务,还是当年国内城市中心最大的SHOPPING MALL。

  但是如今却风光不在。白天变“空城”,晚上沦落为大排档。地下商场眼镜市场的大部分店铺已经关门,市场没有日光灯,灰尘泥土遍地,店铺残破。下雨天,清洗油污的水和雨水混合在淌在街道上,脏水积压,触目惊心。

  广场二楼和三楼,大部分商铺店门紧锁,全无人气。一楼中区街铺因远离中轴街铺而经营惨淡,走一步两步就能看到“旺铺转让”的白色A4纸张广告贴在紧锁的玻璃门上。商场的电梯早在一年前就停止运营了。

  相同情况再次发生在了安徽合肥。据《新安晚报》报道,2016年8月8日,明发集团(合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报纸上刊登公告,称明发商业广场部分商户拖欠租金及综合管理费,经催告无果,将与其解除租赁关系。涉事的商户透露,因商场人气不够,生意太差,致使没钱交租金。

  05年拿地、08年住宅首开、10年商业试运营......恍惚间,庐阳区明发商业广场伫立四里河路与北二环交口东北角已14年有余。

  而现如今,合肥明发广场除了靠近北二环路一侧的店面保持营业之外,里面的绝大多数店面均处于关门的状态,不仅如此,一些基础设施,如电梯、照明等设备也都处于“歇业”状态。

  如今的合肥明发广场用惨淡二字形容也一点不为过,内部90%商铺仍然是空城一片。

  曾有媒体指出,在明发集团的官网上,明发集团没有公布企业的发展目标与愿景,明发“掌舵人”黄焕明也从未在公开场合就明发集团的战略构想做出解读与阐释。以至明发被称为“没有理想与抱负的商业地产商”。

  黄焕明的一位同乡曾说,黄氏兄弟的风格就是赚钱就走,根本无心经营品牌。家族企业掌舵人的做事风格直接影响企业的战略导向,明发集团在商业地产上不做长线,秉持的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弄一个项目赚一笔的战略,南京、合肥等地明发商业广场的尴尬局面,就证明了黄氏开发商的这一风格。

  如今的明发商业广场3000多个商铺租出去不到十分之一,整个地下一层空无人迹,除了躲在车库里的野猫偶尔发出动静,更显凄凉阴森。曾经的光环辉煌抵不过如今的落寞潦倒,未来的明发集团又将面临何种剧变?是涅槃重生?或一蹶不振?让人倍感唏嘘!无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